>

郎酒罢工门背后:危机早已潜伏 映照行业得失

- 编辑:泸州老窖1573_酒业资讯,酒类信息_梦酒信息网 -

郎酒罢工门背后:危机早已潜伏 映照行业得失

  郎酒“罢工门”不是发生在一个企业内的单纯事件。

  目前,郎酒“罢工门”风波已经逐渐平息。在郎酒总经理杨先本的出门调停下,郎酒集团连夜达成优化薪酬方案,愿意紧急增加3000万成本,以满足工人们的复工要求。

  罢工工人的情绪得到了安抚,酿酒车间恢复了生产,除了媒体报道减少之外,古蔺县二郎镇郎酒集团生产总部,也已经重现了昔日的安静与整洁。郎酒千人罢工风波事件过后,大多数人不愿再提及此事。甚至,相比罢工时期的慷慨激昂,现在就连参与罢工事件的郎酒厂工人也选择了闭口不谈此事。

  “罢工门”过去了,郎酒的问题过去了吗?恐怕未必!

  由这样一系列事件组成的现象,值得我们长久地深思:无论是在行业大环境的调整下导致的高端酒风声鹤唳,还是高库存问题暴露出的厂商矛盾升级,甚至企业高管震荡导致的内部管理和市场信心受损,再或者是频频曝出的裁员和解约事件磨损企业信誉,郎酒都是首当其冲,一有危机事件出现,郎酒似乎就最早陷入了舆论漩涡。

  为什么是郎酒有这样的遭遇?为什么行业阵痛总是最集中爆发在郎酒身上?

  面对危机事件,在行业向改革深水区迈入的时期,以郎酒为代表的白酒企业应该如何度过危机?

  危机早已潜伏

  郎酒曾是业界学习的样板,它的快速崛起被视为“一个业内奇迹的典范”。奇迹未落幕之前,拿郎酒的发展奇迹与自身企业的发展轨迹做对照,是行业内不少企业乐意为之的事情,在他们看来,郎酒的快速崛起可以复制,是他们奋斗的信心和源泉。

  甚至,有人将郎酒的发展,视为一种对行业空间思维的拓展,它为企业发展提供了更多遐想的可能性——在传统的企业发展路径之外,白酒企业也有可能学习郎酒,并且凭借创新实现快速的发展。

  在不到十年的时间中实现百亿,大多数人都看到了郎酒快速崛起的一时风光,但很少人愿意提及和分析郎酒快速发展中积累的矛盾和危机文章来源于佳酿网。殊不知,在多数人惊呼“郎酒进入茅台大本营市场,将可能成为茅台的最大对手”之时,竞相赞叹和效仿之余,危机的种子,已然深埋在郎酒的发展理念深处。

  在企业高速甚至超常规速度发展过程中,成功往往与弊病一道共存。值得注意的是,这并不是存在于白酒行业内的一个特例。在很多行业发展中,这都是一个格外突出的问题,值得那些追求“过热”发展的企业高度警惕。

  有这样一个业外的例子,可以为我们作借鉴。日本在战后(1955年)实现了经济的高速增长,1955年~1973年保持了年均约10%的高速增长,长期的高速增长使得日本在世界经济中地位上升,甚至成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经济强国。但日本经济高速发展时期,其内在的矛盾和问题,往往被良好的经济发展形势所掩盖,人们甚至选择性地忽视,而这导致了日本在20世纪90年代不得不应对长期的萧条。

  从郎酒来看,郎酒在高速发展中积累的危机埋藏在它的各个方面。

  首先,郎酒近10年来的爆发式增长,并不是得益于郎酒的良性发展体制和先进管理模式,“人制”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其中汪俊林更是发挥了无可替代的关键性作用。甚至可以这样说,郎酒的高速发展、阶段性胜利和登顶百亿,都有着汪俊林明显的个人轨迹。

  按照行业观察来看,在汪俊林的“调治”下,郎酒在他2001年初至时营业额不足3亿,亏损2个亿。到2007年达到了10亿,再用4年时间,到2011年达到100亿规模。同时,郎酒的市场影响力也不断扩大,由汪俊林一手操刀的“事业部+办事处”营销模式,让郎酒的“群狼战术”发挥得淋漓尽致,郎酒的版图在全国不断扩张。

  不过,这一切随着汪俊林的“消失”随即暗淡下去,自2012年底汪俊林被带走协助调查后,郎酒引发市场“海啸”,资产规模迅速由2012年的120亿峰顶跌至2013年的82亿,市场信心遭受重大打击,企业处境艰难。

  在市场层面,郎酒在高速发展阶段一意追求企业效益,渠道结构出现了严重失衡,经销商群体背负的巨大“库存”压力,产品市场的动销阻力巨大,被视为郎酒的不能承受之重。而在与1919的“决裂”中,郎酒在社会舆论和业界批评中落尽下风,郎酒被指出一味维护企业自身的价格体系,而罔顾经销商和消费者的实际利益。

  很快地,郎酒的危机开始从外部蔓延到公司内部。可见,去年郎酒单方面解约应届大学生,到今年3月份千名员工看淡郎酒前景选择离职,是郎酒不断积累的内部弊病显现的一个小序曲。

  那么,这次真正激化郎酒内部管理阵痛的千名员工“罢工门”风波,则要归结于郎酒内部深层次问题的不可调和。表面上来看,这次“罢工门”是由于郎酒“加工减薪”所引起的,但却有着更深层次方面的因素,即便是郎酒集团也不会回避“这里有沟通不畅的原因”。再往下说得更深一点,这是郎酒长期忽视了酿酒工人的利益,薪资结构长期向市场销售人员大幅度倾斜,所导致的必然结果。

  而这一切,都是郎酒在高速发展和快速扩张中弊病积累的集中体现。

  郎酒问题映照行业得失

  郎酒的问题不仅仅是一个企业的问题,它具有极强的行业代表性和典型性。事实上,郎酒的问题映照了整个行业在过去高速发展中表现出的集中得失。

  仅从郎酒这次“罢工门”风波来看,企业内酿酒工人薪资水平偏低并非一家特例。《华夏酒报》记者在采访时发现,很多白酒企业一线酿酒工人的薪资收入整体偏低,而这已经是当前阻碍行业发展的一个重要矛盾。在酿酒机械化的推动下,传统酿酒工艺不但“沦落”,而且薪资水平低大幅度减少了制曲、酿造等重体力酿酒工人的工作热情,进而导致年轻人不愿意参加酿酒生产,使行业出现酿酒用工荒,这进一步加剧了企业的内部矛盾。

  我们应该关注一下酿酒工人了。

  记者至今还记得,去年在河南某家白酒企业酿酒车间采访时,看到了一位在酒厂工作了25年时间的崔师傅。崔师傅今年45岁,每天在酿酒车间有很大的工作量,“干得都是力气活,跟在乡间出力差不多”。但长达的25年的时间中,他的工资仅在企业改制后上调过,从此,工资水平就稳定在2200元左右。崔师傅对这样工资有意见但还想继续干下去。不过,每天挣不到100元的工资,让他的儿子对这个重体力工文章来源于佳酿网作“很不满意”。在酒厂酿酒车间试工不到一个星期后,崔师傅的儿子选择出门打工,不愿再接任崔师傅的班。

本文由供求信息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郎酒罢工门背后:危机早已潜伏 映照行业得失